当前位置:主页 > 高端婚恋 > 家境困难为学费发愁周口男孩高分考入哈工大

家境困难为学费发愁周口男孩高分考入哈工大

时间:2016-08-04 18:4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因为打地平的机器噪音很大,做了几年后,40多岁的董胜就出现了听力下降的情况,离俺爸一米多远说话,他都听不太清了。身体出现不适,加上三个孩子都在老家上学,而家里老人又突发疾病,担心爱人赵霞(化名)一个人顾不过来的董胜回到了老家。 今年这个暑假,
因为打地平的机器噪音很大,做了几年后,40多岁的董胜就出现了听力下降的情况,“离俺爸一米多远说话,他都听不太清了。”身体出现不适,加上三个孩子都在老家上学,而家里老人又突发疾病,担心爱人赵霞(化名)一个人顾不过来的董胜回到了老家。
 
今年这个暑假,对于周口市太康县板桥镇的19岁男孩儿董楠(化名)一家来说,既满怀期待又惴惴不安,“都想让我考上个好学校,但又发愁到时候拿不出恁些学费。”
 
作为家中的老小,以648分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的董楠,承载着一家人的大学梦,但面对一年4000元的学费和生活费,打零工的父母着实犯了愁。
 
“只要第一年学费解决了,以后的(学费)就不那么担心了。”虽然还未走进大学校园,但董楠已经计划要兼职打工,为自己赚得学费和生活费,“有能力和时间了,就得靠自己。”
 
 【自强】
 
不愿申请贫困生补助
 
把机会留给更需要的人
 
为了多挣些钱,董楠的父亲董胜(化名)跑到浙江,在建筑工地上做小工,“干的都是出力气的活儿,清理工地的垃圾,打打地平,搬搬钢筋。”
 
 
 
没有了董胜打工的这笔收入,依靠种地为生的一家人,生活愈加困难。而就在这时,赵霞无意中得知董楠所在的学校有贫困生补助,可以提供给家庭贫困的学生,于是她就和儿子商量是否可以去申请补助。
 
但她的这一想法却被儿子否定了。“俺班还有家里条件可差的同学,这种机会应该留给更加需要的人。”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,董楠甚至说如果母亲去找老师讲家里的情况,他就不去上学。
 
虽然家里困难,但每次的慈善捐款他都积极参加。“学校组织过几次捐款,有次我捐了10块钱。”董楠说话的语调弱了下来,轻叹了一声,“我也没那么多钱。”10元钱,可能在不少人眼中算不了什么,可对董楠来说,这是他三四天的伙食费。
 
【努力】
 
知道不识字的苦
 
全家拼命供他读书
 
“仨孩儿中间,老小(董楠)学习成绩最好了。”董楠的哥哥今年23岁,姐姐21岁,要同时供养这三名学生,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压力可想而知,尤其当董胜无法外出打工后,家里的情况更加艰难,如何能让三人同时上学,成了董胜夫妻十分发愁的事儿。
 
“想来想去也没啥好办法啊,那只能谁学习成绩好,让谁继续读书。”为了将家里最好的资源留给成绩最好的董楠,董楠的哥哥放弃了上高中的机会,早早辍学外出打工了,而他的姐姐在上完技术学校后,也开始挣钱养家。
 
“大儿跟妞儿都可懂事,一挣钱就拿回来,让给他(董楠)买点好吃的。”赵霞说。
 
为了照顾董楠,也为了多挣些钱,在董楠上高三后,赵霞就在太康县城找了一份保洁的活儿干,不过越是这样工作,她越是想要儿子好好学习,以后不再重复他们现在的生活。
 
“不识字苦啊,你只能出苦力,有时还让人看不起。”赵霞说,正因为这样,他们一家人才会拼命挣钱供董楠读书,希望他能改变自己的命运,也希望他能实现一家人的大学梦,“没去过大学,只等着他上学了去看看。”
 
 【“抠门”】
 
住6人间还是4人间宿舍?
 
“6人间啊,多热闹”
 
对于董胜一家来说,儿子董楠几乎是他们的全部希望,而董楠也没有辜负全家的期望,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到了学习上。即便是这个被很多学生称为最轻松的暑假,他依然每天坚持看书。
 
“我制定有计划,每天都要看看英语,害怕一放松就忘了。”就在不久前,董楠借来了大学英语四级的考试材料,每天拿出固定时间,用来背单词和预习,且因为他报考的是化学专业,心思细腻的他还借来了大学化学的教材,“都说大学比高中轻松了,但我感觉战斗才刚打响,我得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 
对于自己的生活,董楠也很苛刻。根据入学通知书上的介绍,董楠可以选择住6人间和4人间这两种宿舍,当河南商报记者询问他要住哪类宿舍时,董楠笑着说,“6人间啊,多热闹。”当记者接着问6人间住宿费多少时,董楠沉默了一下,说:“一年800(元)。”
 
董楠对自己“抠门”,不仅在这一件事儿上。上高中后,董楠住校了,一日三餐几乎都要在学校吃。也是从那时起,董楠爱上了馒头,几乎每顿饭的主食都是馒头,对此,他的解释是:“一块钱俩馒头能吃饱,四块钱的米饭吃了胃里‘难受’。”
 
 【计划】
 
他已计划好了要去打工
 
靠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
 
 
“俺这孩儿的成绩还算不错,也懂事,要是不上大学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赵霞说,目前全家的收入,主要来自种地和她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,大儿子和女儿也会经常给家里寄钱,但大儿子要结婚了,不能再给他增加负担。“不给他(董楠)上吧,可惜了他的成绩。给他上吧,又哪来的钱呢?”
 
父母的担心和纠结,都被董楠看在眼里。他悄悄地告诉河南商报记者:“其实只要第一年学费解决了,以后的(学费)都不那么担心了。”
 
董楠说,他之前听别人说过,上大学后,相对比较自由,周末可以利用课余时间去做兼职,“我学理科,可以去做家教,既锻炼了自己还能挣钱。”虽然还未走进大学校园,但董楠已经做好了打工赚钱的计划,“以后有能力和时间了,就得靠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了,不能再让父母操心。” 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opyright 2015-2016 北京周口婚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